鵲踏枝·花外寒雞天欲曙

[唐] 馮延巳
窗外寒雞天欲曙,香印成灰,坐起渾無緒。
庭際高梧凝宿霧,卷簾雙鵲驚飛去。
屏上羅衣閑繡縷,一餉關情,憶遍江南路。
夜夜夢魂休謾語,已知前事無尋處。
作品賞析
馮延巳描寫男女情事的詞約占集中半數,此類詞往往不注重人、事描述的具體、真切,而長于表達主人公的愁悶與思緒,這首[鵲踏枝]即是這樣。詞中側重寫閨中少婦思念的痛苦。她因相思情深,徹夜未眠,起床后亦慵懶無力,無心一切,未繡完的羅衣被擱置一邊,朦朧的思緒飛到江南,昔日的歡聚如今已化為烏有,忽然醒悟,夢中的盟誓是那樣的虛假而不足憑信。詞中通過場景的變換,將恩婦無由排遣的悵惘與煩悶次第展現,情深筆婉,曲折含蓄,頗富情韻。
頂部
哪个捕鱼平台注册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