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美人 秋夕信步

愁痕滿地無人省,露濕瑯玕影。
閑階小立倍荒涼。還剩舊時月色在瀟湘。

薄情轉是多情累,曲曲柔腸碎。
紅箋向壁字模糊,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。
作品賞析
院子里種的虞美人開了,這冷艷的花叫我想到了《霸王別姬》。
垓下一戰,艷絕古今,那種艷麗是霸王淚美人血、楚地將士的英魂鑄就的。霸王悲歌,將士垂淚,虞姬自刎,這種恩愛互酬在劉邦和呂后身上絕不可能出現,霸王雖敗猶榮。血淚之地后來長出一種極其艷美的花——世人稱之為虞美人。
虞美人入詞也有一種艷,有一種凄,宛如虞姬在霸王面前舞劍作別,絕世風流不可再現。最最著名的《虞美人》是后主那首——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?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玉砌雕欄應尤在,只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李煜此詞太過出名,此調又名《一江春水》。李煜的成就和際遇都是旁人無法企及的,亡國之痛換來詞家絕響,他誠然是個失敗者,卻也是個成功者。千古以來的詞家,為個排行名次沒有不惹爭論的。唯有李煜,只有他,是當之無愧,舍我其誰的“詞中之帝”。李煜的階下囚生活,他因這詞招來殺身之禍,死時所受的“牽機”酷刑,所有的一切痛苦和罪孽,不過是因為,他是個是生錯了帝王家的可憐人。而皇帝這職業本來就是最不適合搞世襲制的。
納蘭被清代人推崇為“李重光后身”雖不乏溢美之意,然容若小令善用白描寫情語這一點還是頗得后主神韻的。其詞品貴重處,又和后主相通,這大抵是因為兩者一為君王一為相國公子,都是身份貴重心性不俗的人,平常人比不了,因此即便是頻作情語也沒有輕狎下流之意。而容若自己也很欣賞后主的詞,嘗言:“花間之詞如古玉器,貴重而不適用。宋詞適用而少貴重。李后主兼有其美,更饒煙水迷離之致?!笨梢娝麡O稱許后主。
紅樓的后四十回不愛看,寫黛玉死后寶玉的悼念,且不說語言功力懸殊,單是感覺已不對,總感覺是應付之作。寶玉對黛玉的感情,不是高鶚那只世俗淡筆可以摹畫出來的。容若這闋《虞美人》倒應了紅樓事,頗有些“寶玉對景悼顰兒”的味道?!俺詈蹪M地無人省,露濕瑯玕影。閑階小立倍荒涼。還剩舊時月色在瀟湘?!弊x到這詞的上闋就好象看見寶玉抱著滿懷的愁緒走到瀟湘館,月色下苔痕深淺,露濕青竹,站在空無一人的臺階上遙遙看那已經空落的屋子,想起已經離開的人,心中凄涼拖延。
納蘭詞中每多往事粼光碎影,都是昔日相處小事,讀來欲斷人腸。唯其沉湎往事不能忘情才感人至深,達到王國維說的“真切”境界。我所愛的,正是最后一句:“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?!毕肫甬斈旰退黄鹪跓羟皩懽值那榫?,往事歷歷在目,其實何曾薄情?淡淡一句清言,二人繾綣深情便呼之欲出。這一句還讓人想起《紅樓夢》中寶玉曾在冬天呵手為晴雯寫絳蕓軒的匾額。晴雯是黛玉影子,所以寶玉寫完之后恰巧黛玉走來,寶玉請她指正,黛玉便贊他書法進步。此事恰可與這首詞的最后兩句相映成趣。
(安意如)
頂部
哪个捕鱼平台注册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