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葛長庚」詩詞全集(131首)

1

《水調歌頭·二月一番雨》

二月一番雨,昨夜一聲雷。槍旗爭展,建溪春色占先魁。采取枝頭雀舌,帶露和煙搗碎,煉作紫金堆。碾破香無限,飛起綠塵埃。汲新泉,烹活火,試將來。放下兔毫甌子,滋味舌頭回。喚醒青州從事,戰退睡魔百萬,夢不到陽臺。兩腋清風起,我欲上蓬萊。
2

《水調歌頭·金液還丹訣》

金液還丹訣,無中養就兒。別無他術,只要神水入華池。采取天真鉛汞,片晌自然交媾,一點紫金脂。十月周天火,玉鼎產瓊芝。
你休癡,今說破,莫生疑。乾坤運用,大都不過坎和離。石里緣何懷玉,因甚珠藏蚌腹,借此顯天機。何況妙中妙,未易與君閣。
3

《水調歌頭·吃了幾辛苦》

吃了幾辛苦,學得這些兒。蓬頭赤腳,街頭巷尾打無為。都沒蓑衣笠子,多少風煙雨雪,便是活阿鼻。一具骷髏骨,忍盡萬千饑。頭不梳,面不洗,且憨癡。自家屋里,黃金滿地有誰知。這里一聲慚愧,那里一聲調數,滿面笑嘻嘻。白鶴青云上,記取這般時。
4

《水調歌頭·有一修行法》

有一修行法,不用問師傳。教君只是,饑來吃飯困來眠。何必移精運氣,也莫行功打坐,但去凈心田。終日無思慮,便是活神仙。
不憨癡,不狡詐,不風顛。隨緣飲啄,算來命也付之天。萬事不由計較,造物主張得好,凡百任天然。世味只如此,拼做幾千年。
5

《水調歌頭·一個清閑客》

一個清閑客,無事掛心頭。包巾紙襖,單瓢只笠自逍遙。只把隨身風月,便做自家受用,此外復何求。倒指兩三載,行過百來州。
百來州,云渺渺,水悠悠。水流云散,于今幾度蓼花秋。一任烏飛兔走,我亦不知寒暑,萬事總休休。問我金丹訣,石女跨泥牛。
6

《水調歌頭·不用尋神水》

不用尋神水,也莫問華池。黃芽白雪,算來總是假名之。只這坤牛乾馬,便是離龍坎虎,不必更猜疑。藥物無斤兩,火候不須時。偃月爐,朱砂鼎,總皆非。真鉛真汞不煉,之煉要何為。自己金公奼女,漸漸打成一塊。胎息象嬰兒。不信張平叔,你更問他誰。
7

《水調歌頭·要做神仙去》

要做神仙去,工夫譬似閑。一陽初動,玉爐起火煉還丹。捉住天魂地魄,不與龍騰虎躍,滿鼎汞花乾。一任河車運,徑路入泥丸。飛金精,采木液,過三關。金木間隔,如何上得玉京山。尋得曹溪路脈,便把華池神水,結就紫金團。免得饑寒了,天上即人間。
8

《水調歌頭·草漲一湖綠》

草漲一湖綠,天四山青。這千年里,幾多興廢不容聲。無分貂金佩玉,不夢歌鐘食鼎,何處有車旌。便念旌陽劍,枉自染蛟腥。生諸葛,少馬援,尚云萍。醉鄉日月,飄然身世付劉伶。知道東門黃犬,不似西山白鷺,風月了平生。起來忽清嘯,驚落夜潭星。
9

《水調歌頭·杜宇傷春去》

杜宇傷春去,蝴蝶喜風清。一犁梅雨,前村布谷正催耕。天際銀蟾映水,谷口錦云橫野,柳外亂蟬鳴。人在斜陽里,幾點晚鴉聲。
采楊梅,摘盧橘,饤朱櫻。奉陪諸友,今宵爛飲過三更。同入醉中天地,松竹森森翠幄,酣睡綠苔茵。起舞弄明月,天籟奏簫笙。
10

《水調歌頭·一個江湖客》

一個江湖客,萬里水云身。鳥啼春去,煙光樹色正黃昏。洞口寒泉漱石,嶺外孤猿嘯月,四顧寂無人。夢魂歸碧落,淚眼看紅塵。煙濛濛,風慘慘,暗消魂。南中諸友,而今何處問浮萍。青鳥不來松老,黃鶴何之石爛,嘆世一傷神?;厥啄峡聣?,靜對北山云。
11

《水調歌頭·昔在虛皇府》

昔在虛皇府,被謫下人間。笑騎白鶴,醉吹鐵笛落星灣。十二玉樓無夢,三十六天夜靜,花雨灑瑯玕?,幣_歸未得,忍聽洞中猿。
也休休,無情緒,煉金丹。從來天上,神仙宮府更嚴難。翻憶三千神女,齊唱霓裳一曲,月里舞青鸞。此恨憑誰訴,云滿武夷山。
12

《水調歌頭·誤觸紫清帝》

誤觸紫清帝,謫下漢山川。既來塵世,奇奇怪怪被人嫌。懶去蓬萊三島,且看江南風月,一住數千年。天風自霄漢,吹到劍峰前。
做些詩,吃些酒,放些顛。木精石怪,時時喚作地行仙。朝隱四山猿鶴,夜枕一天星斗,紙被里云眠。夢為蝴蝶去,依約在三天。
13

《水調歌頭·一葉飛何處》

一葉飛何處,天地起西風。夜來酒醒,月華千頃浸簾櫳。塞外賓鴻來也,十里碧蓮香滿,澤國蓼花紅。萬象正蕭爽,秋雨滴梧桐。釣臺邊,人把釣,興何濃。吳江波上,煙寒水冷翦丹楓。光景暗中催去,覽鏡朱顏猶在,回首鷲巢空。鐵笛一聲曉,喚起玉淵龍。
14

《水調歌頭·江上春山遠》

江上春山遠,山下暮云長。相留相送,時見雙燕語風檣。滿目飛花萬點,回首故人千里,把酒沃愁腸?;匮惴迩奥?,煙樹正蒼蒼。
漏聲殘,燈焰短,馬蹄香。浮云飛絮,一身將影向瀟湘。多少風前月下,迤邐天涯海角,魂夢亦凄涼。又是春將暮,無語對斜陽。
15

《水調歌頭·兩鬢青絲發》

兩鬢青絲發,雙眼黑方瞳。人皆道是,昭慶一個老仙翁。暫別蓬萊弱水,自把星冠月帔,玉佩舞薰風。醉入桃源路,歸去不知蹤。
舉云璈,鳴鐵笛,撫絲桐。滿前劍弁森列,稽首捧金鐘。挺挺松形鶴貌,任待桑田變海,寶鼎粒丹紅。玉帝下明詔,獨騎上瑤空。
16

《水調歌頭·土釜溫溫火》

土釜溫溫火,橐龠動春雷。三田升降,一條徑路屬靈臺。自有真龍真虎,和合天然鉛汞,赤子結真胎。水里捉明月,心地覺花開。一轉功,三十日,九旬來。抽添氣候,煉成白血換骷骸。四象五形聚會,只在一方凝結,方寸絕纖埃。人在泥丸上,歸路入蓬萊。
17

《水調歌頭·一個奇男子》

一個奇男子,萬象落心胸。學書學劍,兩般都沒個成功。要去披緇學佛,首下一拳輕快,打破太虛空。末後生華發,再拜玉清翁。二十年,空挫過,只飄蓬。這回歸去,武夷山下第三峰。住我舊時庵子,碗水把柴升米,活火煮教濃。笑指歸時路,弱水海之東。
18

《水調歌頭·苦苦誰知苦》

苦苦誰知苦,難難也是難。尋思訪道,不知行過幾重山。吃盡風﹀雨︽,那見霜凝雪凍,饑了又添寒。滿眼無人問,何處扣玄關。好因緣,傳口訣,煉金丹。街頭巷尾,無言暗地自生歡。雖是蓬頭垢面,今已九旬來地,尚且是童顏。未下飛升詔,且受這清閑。
19

《水調歌頭·天下云游客》

天下云游客,氣味偶相投。暫時相聚,忽然云散水空流。飽飫閩中風月,又愛浙間山水,杖屨且逍遙。太上包中下,只得個無憂。是和非,名與利,一時休。自家醒了,不成得恁地埋頭。任是南州北郡,不問大張小李,過此便相留。且吃隨緣飯,莫作俗人愁。
20

《水調歌頭·未遇明師者》

未遇明師者,日夜苦憂驚。及乎遇了,得些口訣又忘情??上沲蛇^了,不念精衰氣竭,碌碌度平生。何不回頭看,下手采來烹。天下人,知得者,不能行??蓱z埋沒,如何恁地不惺惺。只見口頭說著,方寸都無些子,只管看丹經。地獄門開了,急急辦前程。
分頁導航關閉
關于作者

葛長庚

年代
收錄作品
頂部
哪个捕鱼平台注册送分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表 燕赵风采排列7第37期 江西福彩快三今天 股票推荐微博 北京快乐8八位走势图 湖北快三当前推荐号 货币基金配资 手机时时彩票下载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1... 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手续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