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趙佶」詩詞全集(17首)

1

《燕山亭·北行見杏花》

裁剪冰綃,輕疊數重,淡著胭脂勻注。新樣靚妝,艷溢香融,羞殺蕊珠宮女。易得凋零,更多少、無情風雨。愁苦, 問院落凄涼,幾番春暮。

憑寄離恨重重,者雙燕,何曾會人言語。天遙地遠,萬水千山,知他故宮何處。怎不思量,除夢里、有時曾去。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。
2

《燕山亭·裁翦冰綃》

裁翦冰綃,打疊數重,冷淡燕脂勻注。新樣靚妝,艷溢香融,羞殺蕊珠宮女。易得凋零,更多少、無情風雨。愁苦。閑院落凄涼,幾番春暮。憑寄離恨重重,這雙燕,何曾會人言語。天遙地遠,萬水千山,知他故宮何處。怎不思量,除夢里、有時會去。無據。和夢也、有時不做。
3

《臨江仙·過水穿山前去也》

過水穿山前去也,吟詩約句千馀?;床ê赜晔枋?。煙籠灘上鷺,人買就船魚。古寺幽房權且住,夜深宿在僧居。夢魂驚起轉嗟吁。愁牽心上慮,和淚寫回書。
4

《念奴嬌·雅懷素態》

雅懷素態,向閑中、天與風流標格。綠鎖窗前湘簟展,終日風清人寂。玉子聲干,紋楸色凈,星點連還直。跳丸日月,算應局上銷得。
全似落浦斜暉,寒鴉游鷺,亂點沙汀磧。妙算神機,須信道,國手都無勍敵。玳席歡余,蕓堂香暖,贏取專良夕。桃源歸路,爛柯應笑凡客。
5

《滿庭芳·寰宇清夷》

芳詞來上,因俯同其韻以賜。
寰宇清夷,元宵游豫,為開臨御端門。暖風搖曳,香氣靄輕氛。十萬鉤陳燦錦,鈞臺外、羅綺繽紛。歡聲里,燭龍銜耀,黼藻太平春。
展開全文
靈鰲,擎彩岫,冰輪遠駕,初上祥云。照萬宇嬉游,一視同仁。更起維垣大第,通宵宴、調燮良臣。從茲慶,都愈賡載,千歲樂昌辰。
收起
6

《眼兒媚·玉京曾憶舊繁華》

玉京曾憶舊繁華。萬里帝王家。瓊林玉殿,朝喧弦管,暮列笙琶?;ǔ侨巳ソ袷捤?,春夢繞胡沙。家山何處,忍聽羌笛,吹徹梅花。
7

《小重山·羅綺生香嬌上春》

羅綺生香嬌上春。金蓮開陸海,艷都城。寶輿回望翠峰青。東風鼓,吹下半天星。
萬井賀升平。行歌花滿路,月隨人。龍樓一點玉燈明。蕭韶遠,高宴在蓬瀛。
8

《聲聲慢·宮梅粉淡》

宮梅粉淡,岸柳金勻,皇州乍慶春回。鳳闕端門,棚山彩建蓬萊。沈沈洞天向晚,寶輿還、花滿鈞臺。輕煙里,算誰將金蓮,陸地齊開。觸處聲歌鼎沸,香韉趁,雕輪隱隱輕雷。萬家簾幕,千步錦繡相挨。銀蟾皓月如晝,共乘歡、爭忍歸來。疏鐘斷,聽行歌、猶在禁街。
9

《聲聲慢·欺寒沖暖》

欺寒沖暖,占早爭春,江梅已破南枝。向晚陰凝,偏宜映月臨池。天然瑩肌秀骨,笑等閑、桃李芳菲。勞夢想,似玉人羞懶,弄粉妝遲。長記行歌聲斷,猶堪恨,無情塞管頻吹。寄遠丁寧,折贈隴首相思。前村夜來雪里,殢東君、須索饒伊。爛漫也,算百花、猶自未知。
10

《醉落魄·預賞景龍追悼明節皇后》

無言哽噎??礋粲浀媚陼r節。
行行指月行行說。
展開全文
愿月常圓,休要暫時缺。
今年花市燈羅列。
好燈爭奈人心別。
人前不敢分明說,
不忍抬頭,羞見舊時月。
收起
11

《聒龍謠·紫闕苕嶢》

紫闕苕嶢,紺宇邃深,望極絳河清淺。霜月流天,鎖穹隆光滿。水精宮、金鎖龍盤,玳瑁簾、玉鉤云卷。動深思,秋籟蕭蕭,比人世、倍清燕?,庪A回。玉簽鳴,漸秘省引水,轆轤聲轉。雞人唱曉,促銅壺銀箭。拂晨光、宮柳煙微,蕩瑞色、御爐香散。從宸游,前後爭趨,向金鑾殿。
12

《失調名》

卷起珠簾??词钦l家妃子,收拾金奩。
13

《醉落魄/一斛珠》

無言哽噎??礋粲浀媚陼r節。行行指月行行說。愿月常圓,休要暫時缺。今年華市燈羅列。好燈爭柰人心別。人前不敢分明說。不忍抬頭,羞見舊時月。
14

《探春令·簾旌微動》

簾旌微動,峭寒天氣,龍池冰泮。杏花笑吐香猶淺。又還是、春將半。清歌妙舞從頭按。等芳時開宴。記去年、對著東風,曾許不負鶯花愿。
15

《金蓮繞鳳樓》

絳燭朱籠相隨映。馳繡轂、塵清香襯。萬金光射龍軒瑩。繞端門、瑞雷輕振。元宵為開圣景。嚴敷坐、觀燈錫慶。帝家華英乘春興。搴珠簾、望堯瞻舜。
16

《在北題壁》

徹夜西風撼破扉,蕭條孤館一燈微。
家山回首三千里,目斷天南無雁飛。
17

《月上海棠·孟婆且與我》

孟婆且與我、做些方便。
分頁導航關閉
關于作者

趙佶

宋徽宗趙佶(1082.05.05—1135.06.05),宋神宗第十一子、宋哲宗之弟,宋朝第八位皇帝。先后被封為遂寧王、端王。哲宗于公元1100年正月病逝時無子,向太后于同月立他為帝。第二年改年號為“建中靖國”。

宋徽宗即位之后啟用新法,在位初期頗有明君之氣,后經蔡京等大臣的誘導,政治情形一落千丈,后來金軍兵臨城下,受李綱之言,匆匆禪讓給太子趙桓,在位25年(1100年2月23日—1126年1月18日),國亡被俘受折磨而死,終年54歲,葬于都城紹興永佑陵(今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東南35里處)。

他自創一種書法字體被后人稱之為“瘦金體”,他熱愛畫花鳥畫自成“院體”。是古代少有的藝術天才與全才。被后世評為“宋徽宗諸事皆能,獨不能為君耳!編寫《宋史》的史官,也感慨地說如果當初章惇的意見被采納,北宋也許是另一種結局。并還說如“宋不立徽宗,金雖強,何釁以伐宋哉”。
年代
收錄作品
頂部
哪个捕鱼平台注册送分